愿所有人都有爱的能力,生命是一首爱和勇气的

作者:影视

前面的几个泪点只是让我湿了眼眶,影片最后米格的太太爷爷第二年的亡灵节第一次回到人间时看到米格一家随着音乐唱唱跳跳,从米格手中接过吉他时我才突泪腺崩坏。

昨晚在电影院看完了这部电影,起身时泪流满面。
回家的车上,一直在整理着思绪,我想知道 一部电影 除了带来感动,它还能给我们的心灵以怎样的启迪。

刚刚搜索才发现这部电影的原名叫Coco,是影片中great grandma的名字。

1、家人与梦想:
  亲情向来是一个触碰起来最难受的点,几乎每个人年轻时,都会有自己的梦想,为了梦想,往往是不顾一切的,而梦想如果和家人想法违背时,你该怎么办?在看到米格和家人因为梦想发生冲突时,这时站在上帝视角的我们,既看到了家人对米格的疼爱,也理解米格没人懂时的感受,而米格大喊一声“你们都不是我的家人”时,把情感矛盾升级到最高点,这时是最触碰泪点的。因为刺激到人们的“悲伤”情绪,这时是容易被人记住的。
2、现实与虚伪:
  一个伟大的音乐家和一个抄袭别人作品的杀人犯,给人们相当大的反差冲击,这样的反转,让人们不仅感叹,真相就真的都是真相吗?你所听到的、看到的,其实都未必是真相,那么到底该相信什么呢?这其实是触碰了现实的点,与人们的生活切切相关,感触颇深,在人与人的接触中,真诚与虚伪是并存的,人们是渴求真实的,好在电影并未给人们很长时间的无奈感,家人的温暖冲淡了这种虚伪,好在,还有家人!
3、拥有与逝去:
  电影中米格进入了一个第三世界,这个世界是逝去家人生活的世界,他们生活得和现实生活无异,在每年的亡灵节,他们还可以回来,看望现实的人们,带走他们给的食物,这是梦幻的,是稀有的,就好让我们对于逝去的亲人,真的不必陷于悲伤,其实他们在另一个世界也过得很好,拥有与逝去的差别好像不大,生与死都可以这么放松,还有什么事情,我们放不下的呢?这给现在压力十足的人们一个宽心。

想到在亡灵世界米格和他的互动和建立起的羁绊在米格回来之后似乎都荡然无存,米格也不再能看到他已故的长辈亲戚们。

引起我注意的,是影片中的对比关系:自我实现的个人主义&家族期望的集体主义,以及,生者世界&死者世界。
我们可以试着用这样一个观点去看待这部电影: 影片中的生者世界和死者世界,其实是一种镜像关系。死后的家族成员和生前的家族成员为一组 互为家族主义镜像;而米格和德拉库斯 埃克托互为一组个人主义的镜像关系。影片通过这两组镜像,为如何协调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交出了一份答卷。

其实看到《寻梦环游记》这个名字,我是没想到它能要我这么多眼泪的。

奥门威尼斯人手机版,© 本文版权归作者  花开半夏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不过好在米格能记得他们,终有一天他们会在另一个世界相见。

在这部电影中,有一个转动着整部电影情节发生的一个【结】,这个【结】就是德拉库斯和埃克托。
在环境上的作用:如果没有德拉库斯和埃克托这两个一善一恶之间的纠缠故事,米格的家族就不会对音乐怀有恨意,使得米格最终走向自我探索之旅。
对米格内在的作用:前面提到,德拉库斯 埃克托和米格互为镜像关系,他们其实是米格性格中的两个面向,德拉库斯代表着恶的一方 而埃克托代表着善的一方。如果我们只是单纯极端地抑恶扬善 那么我们就很难全面地看到善恶背后真正的意义和作用,所以我们要试着去看到 两者分别对米格成长道路的推动——德拉库斯给了米格实现梦想的勇气,而埃克托给了米格实现梦想的灵感。可以这么说,如果没有埃克托内心深处对家人的爱 德拉库斯永远不会有实现梦想的灵感源泉,而如果没有德拉库斯的自私和一意孤行 埃克托的灵感和才华也永远不会对世界打开。这一善一恶、一阴一阳,不仅仅是相争的对立关系,更是相辅相成的合作关系,他们共同塑造了米格,塑造了那个最终生活于和睦的家庭 并勇于对世界打开自我的男孩。

影片一开始,我以为会是一个小男孩追寻音乐梦想的故乡,没想到完全不落俗套,画风一转直接转入了神鬼世界——小男孩米格因为发现伟大的音乐家德拉库斯是自己的great great grandpa,而要参加亡灵节才艺大赛的吉他被grandma砸毁了,所以想去偷墓园中德拉库斯的吉他。结果却因为在亡灵节做坏事(偷东西)所以被变成了不人不鬼的身体,简单来说就是活着的人无法看见或触摸到他(除了一只流浪狗但丁),而他却可以看见和被鬼魂(skeleton)们看见。他也因此看到了一个更大的世界——原来去世的人真的有另一个世界,而在亡灵节设置灵坛拜访先人们的照片真的可以让去世的人们回来。米格要得到家人们的祝福才能回到活着的世界,如果天亮之前不能回来就永远回不去了。而米格的great great grandma给他祝福的条件是永远不能碰音乐,而米格回去两秒就食言了,因此又回去了。米格热爱音乐,所以他想找到他的音乐家曾曾祖父德拉库斯,让他给他祝福。在寻找德拉库斯的途中,米格结识了一位流浪汉埃克托。埃克托答应帮他找德拉库斯,但条件是米格必须带着他的照片回去供奉起来,好让他能回到活着的世界看一看,因为没有照片供奉着的skeleton是不能在亡灵节回家的。

Remember me until we meet again.

个人主义给了我们源源不断的勇气,朋友、爱人和家庭则给了我们无尽的爱和灵感源泉。而生命,就是这样一首爱和勇气相交的歌。

其实看到埃克托弹着吉他给一位即将消失的skeleton唱歌的时候,我已经猜到了可能米格的曾曾祖父不是德拉库斯,而是他。而影片的泪点也在这里埋下伏笔——现实世界中没有人的记得的skeleton,就会灰飞烟灭,永远消失。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本文由奥门威尼斯人手机版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