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动画电影小结,最成人向的尝试

作者:影视

Disney动画最显著的风格就是在动画中穿插了歌舞镜头,如阿拉丁中的"A Whole New World",风中奇缘的"Colors of the Wind",木兰的"Reflection"等等。90年代末Pixar的崛起开创了一个让人耳目一新的3D动画领域。在后起之秀Pixar和Dreamworks的一部又一部经典3D动画的光环下,Disney原创动画略显后劲不足。2005年Disney推出首部3D动画Chicken the Little,2006年Meet the Robinsons,和2007的Bolt都未能达到理想的效果。然而这部Tangled却可以说是重现了Disney的魔法。

本来这是我2013动画电影小结的一部分,刚好今天(已经是昨天了)看了Frozen,想趁热写下影评,没想到一些就写了这么多。于是就独立成篇吧,待到我写小结的时候直接链接过来好了。

很早之前,就看过Tangled的预告片。当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但因为我对Mandy Moore的一部电影《A Walk to Remember》印象很深,因此就对她配音的这部迪士尼电影留下了些印象。

如果说《Big Hero 6》给我的感觉是趋近完美,那么《Zootopia》就是人类目前所能达到的最高限度的完美。
这是Disney的又一次自我超越。
它的出色表现令我觉得Disney的下一部作品一定会走下坡路,我贫乏的想象力实在想象不出一部比本片更杰出的商业动画会是怎样的。
本片好看得我猝不及防,片尾曲响起的那一瞬间席卷而来的失落感顿时淹没了整个我,使我产生了从未有过的强烈到击穿心脏的想看第二遍的冲动,这种感觉就好像我原本想去森林里抓只兔子当晚餐,却不料遇到了一只要对我以身相许的兔子精。
同是侍奉一个主子,Disney却用《Zootopia》给了Pixar一记漂亮的回马枪。
Pixar表示今年压力很大,特赋诗一首:“都是一个妈,相煎何太急。”

Tangled最成功的地方就是它较好地继承了Disney动画载歌载舞传统。为女主角配音的Mandy Moore本来就是实力派歌手,在电影中更是大显身手。尤其是男女主角在小船上看灯的片段,音乐和画面简直是完美的结合。在酒吧里唱的"I have a dream"那段歌舞也非常搞笑,让人联想到当年美女和野兽中蜡烛和茶壶跳舞的片段。


直到大半年后,终于在电脑上看了《长发公主》。

《Zootopia》的技艺自然是登峰造极,而Pixar去年推出的《Inside Out》也不差;综合来讲两者平分秋色,难分高下。
细说起来双方定位不同、制作方背景有别、所扎根的文化土壤相距甚远,因此也各有优劣,《Zootopia》胜在用动画的外衣包装出一个绝佳的好莱坞传统式的爱情故事,这个故事看似俗不可耐实则妙趣横生,使得观众们对这类被重复过千千万万遍的老套剧情卸下了兵刃战甲而不战而败溃不成军,它还同时涉及了“梦想”、“成长”与“种族歧视”等长盛不衰又格外具有现实意义的主题;《Inside Out》则胜在用动画的形式讲述了一个实拍电影几乎不可能完成的将抽象意识具象化的具有革新意义的属于当下的新派动画故事,仅在这一点上它也将被载入电影史,此外该作品具有极强的实验性,也蕴藏着一着走错满盘皆输的风险,它只属于二十一世纪,只属于这个平庸时代里卓越不凡的Pixar。
两部作品不分伯仲,同时代表了目前美国主流商业动画的最高峰,却体现了两种大相径庭的创作理念。如果以两部作品的“动画感”为标准,我个人认为Pixar的《Inside Out》在动画的坐标系上走得更远。
动画是电影的一类,电影是艺术的一枝,艺术的价值在于其审美性和唯一性。而《Zootopia》是可以被替代的,也许Disney的下一部作品就复制了它的杰出,可《Inside Out》却不是。

Tangled在3D画质上感觉已经可以和Pixar媲美。尤其是在对毛发地渲染上。在不同的场景,不同的光照,对不同形状的头发的渲染都是比较成功的。不仅如此,Tangled成功的将众多Disney的传统强项移植到了3D,例如人设的风格,表情的刻画等等。

Frozen(冰雪奇缘):That perfect girl is gone

从Tangled到Brave再到Frozen,迪士尼终于彻底走出了Pixar和DreamWorks投射的长达十几年技术阴影。如果说Tangled证明了3D动画只是一种技术而非一种风格,Brave证明了公主不必与王子happily ever after也可以有动人的故事,那么Frozen就是迪士尼新时代新公主童话的最终成熟版本。

这是女权主义的胜利——很多人这从某种角度概括了这种转变。迪士尼的公主再也不是被动的等待王子来发现与救助娇弱女子,而是会叛逆,会发脾气,敢爱敢恨,甚至冒冒失失或者会两下真功夫的青年女性。更是能够策马扬鞭追寻自己的梦想与幸福;能够赌气出走逃避生活的压力与恐惧;更能发现对一人一家一国真爱然后回来勇敢面对现实,担起自己乃至一家一国之事的坚毅女子。像白雪公主那样被动温顺只想着被王子领走的"perfect girl"形象一去不返。这种对现代女性独立意识展现让迪士尼在不用放弃其擅长的公主童话的同时,让自己的作品脱离了老套的王子公主爱情故事,摇身一变成为了21世纪的新式童话,使其剧情张力大增,完全可以与Pixar最巅峰时期的作品的的张力相提并论。

从女王Elsa摘下自己第二只手套的时刻起,本片就注定是一次个性解放之旅。Let it go的不仅是束缚与恐惧的过往,更是自己被压抑已久的魔力/个性。而当Anna放弃Kristoff的救命一吻转而为Elsa挡住来袭的利剑的时候,迪士尼就宣告自己从爱情向家庭的回归。这种回归如果说在去年Brave中因为王子实在太挫表现的还不够充分的话,这一次就是对家庭的坚定回归。个性解放和家庭观念的回归,相比起爱情其实才更是适合小朋友的题材。这也就无怪前一段时间迪士尼在主题公园中展示Merida作为迪士尼第十一位公主去除了弓箭的形象后,所激起的来自教育界与父母的反对。

本片的第二个焦点就是音乐,尤其是女王Elsa的主题曲Let it go竟然激起一片翻唱的热潮,出现了25语言版本。这得益于Tangled原班人马在打造前作时所积累的经验,同时也得益于音乐主创夫妻与本片导演团队的深入交换意见,甚至对剧本改编的直接介入。考虑到主创和许多配音演员都有在百老汇演/写音乐剧的经历,剧中许多片段是按照音乐剧的方式安排也就不是很让人惊讶的事情。同时本片又把迪士尼音乐动画的优势发挥的很好,音画配合的精细打磨,超越现实所能及的画面与音效使其在视听震撼力与感染力上能够超出甚至现场版音乐剧许多。

看过Tangled都会发现Frozen除了在剧情发展上是独立的,画风,曲风,人物造型设计甚至是人物安排都与前作如出一辙:且不论是公主造型几乎照搬原作,就连人物组合都好似照搬:一个公主,一个落破小子,两个萌物,和一个唱功了得的女配/反派(Elsa和Tangled里面女巫的扮演者都拿过托尼奖)。甚至Tangled里面的公主和王子还在本片中客串出镜(奈何去看的时候光顾着听歌没注意)。尽管这种“Tangled模式”在Frozen中表现的极其成功,但看过电影之后也让我有一种隐隐的忧虑,希望迪士尼日后不会在这一棵树上吊死(当然这么吊死也比出续集死的慢),等到这种模式变得不再有新意,就会又成了新的“老套公主童话”了。

本片唯二能有所小指摘一下的,就是Hans王子变脸也太快了,虽然剧情需要我们都能猜到,这种快速变脸还是让观众稍感不适;另一个觉着太快的是Elsa怎么就突然就由突然能控制自己的魔力了,她爱她妹妹也不是一天两天。或者说我观影的时候觉着结尾过于仓促,有一种情感戏正浓的时候就被戛然而止了的感觉。在这种新式题材情感节奏的把控,不得不说Pixar在Brave中做得更好一些,许多东西需要循序渐进而不是幡然醒悟。当然还有一些关于驯鹿,关于Elsa魔法的无伤大雅的小槽点就不在这里赘述了。

奥门威尼斯人手机版 ,画风与技术方面我也不赘述了,近些年迪士尼的进步有目共睹。虽然没有Pixar式的炫技场景,但其3D技术可以毫不含糊的达到剧情与画面的要求,完全不会有一点点因为技术原因降低剧情表现力的问题。更不要提迪士尼100年来积攒的如油画般壮美华丽的美术级画面。

总的来说,这是一部技术足够高超,画风与音乐足够精湛,剧情足够有张力,足够好的迪士尼童话故事。百年动画巨人可以说依靠此片从此又站在动画制作的最前沿的位置,下面就看其他厂牌如何接招了。

迪士尼在《公主与青蛙》中就开始尝试了传统动画的回归。那部片子虽然赢得了影评人的美誉,但全球票房离迪士尼高管们的期望值还是有很大的距离。难道传统动画技法就这样春风不再了吗?显然,迪士尼依旧在坚持。他们确立题材后,在2008年又换了导演内森·格雷诺和曾经指导过《Bolt闪电狗》的拜伦·霍华德。两位导演首先对剧本进行了“现代化”的修改,让一个耳熟能详的格林童话有了新的生机去迎接更宽泛的观众群。其次,针对画面的要求,两位导演提出了要在三维动画中去展现传统动画画法的质感,要让CGI为艺术家服务而不是反过来。这一点在公主的形象和头发上展现的淋漓尽致。当然,反派的戏份很弱,这让全片的戏剧冲突没有什么特别的纠结之处,这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

宫崎骏老先生说日本动画产业整体采用的是“蝗虫战略”,即以巨量的各种类型、定位、题材、层次的作品满足不同受众的差别巨大的审美需求和文化消费力,他们不寻求单部作品的受众覆盖面而转而期望以数量弥补其劣势,总的说来是求量甚于求质。与美国动画有异,日本动画的伟大在于他们的动画创作者极其看重作品的深度,他们从不将动画仅仅局限于儿童或者少年,诸多动画巨匠及大师例如今敏、宫崎骏、押井守、高畑勋、大友克洋、庵野秀明的作品之精髓远非未成年人所能领悟。他们的作品内容所涉及的思想层次极高,在一次次对人性、对时间、对宇宙的终极追问中达到了动画形式所能表现的最大疆域。

整体来说Tangled重现了Disney鼎盛时期的风格,童话,公主,城堡,咒语,以及对白中穿插的歌舞。不光如此,Tangled还成功的结合了Disney动画传统优势和电脑3D渲染,是其近几年来最成功的一部动画。虽然比起Pixar的Toy Story还是略逊一筹,但是Tangled终于重现了Disney昔日的魔法,它可以说是Disney原创动画的一个转折点,让人对Disney未来的创作抱更大的希望。

然而《Tangled》最成功之处还在于对风格的把握。

这是日本动画的价值所在,而美国动画则证明了动画的此种形式在受众的选择上有更大的空间:动画可以是低龄向的,可以是成人向的,同时更可以是全年龄向的。这是好莱坞的创举,也由此深远地改变了日美两国的动画产业体系。美国动画大多定位于高额投资并在制作上追求精益求精,高度的工业化要求所产出的作品能在最大程度上满足最多人群的消费心理以谋取最大的商业利益,因此“雅俗共赏”、“可深可浅”是美国动画的一个重要的美学特征。

众所周知,传统迪士尼和公主王子类动画在90年代以来已经日渐式微。而新型的动画如梦工厂开始拿传统题材开涮来发掘新的动画剧情,从而开始了动画恶搞的风潮。迪士尼在皮克斯和梦工厂的夹击下,几年来几乎无力还手,后来干脆买下了皮克斯,投入了恶搞的大军中。当然,迪士尼对自己赖以成名的传统童话动画片依然情有独钟不能忘怀。但时代在变化,想要回到过去的那些经典的动画片风格毕竟已经不现实了。为了适应新一带观众特别是男性观众,作为传统童话剧情的格林童话《Rapunzel》选择了更人性化的风格,在人物性格和形象设计上充满了喜感,在剧情上更突出了男性角色的特点。而在幽默的设计上,则结合了镜头转换和剧情变换,让人时不时的会心一笑。这种不露痕迹并且游刃有余的幽默风格,比起那些靠反复恶搞的动画片要更有生命力。

本片继承了这一优良传统并且做了一些成人化的尝试,并且成为了近年来Disney动画作品中成人向趋势最明显的一部。片中通过正副市长的明争暗斗加入了对两党博弈的隐射,让树懒担任动物城的车管局事务员以讽刺现实中政府冗余累赘的机构、繁杂无用的办事程序和拖沓缓慢的办事效率,同时将主角Judy设置为女性以示对男权社会的不满以及为女性争取平等权益振臂高呼的决心,以肉食动物和素食动物为主要的叙事冲突来表达对种族歧视的控诉······
本片的故事的确是打磨得相当细致,几近于滴水不漏。严格说来,至少还漏了一滴水:片中从头至尾都在嘲讽对某个特定群体贴标签的行为,主创们却没有意识到在这种反讽甚至批判的过程中也犯着相同的错误,即依然下意识地贴标签,如兔子就意味着能生,狐狸就意味着聪明绝顶同时投机取巧(所幸有一个例外),威猛的野兽就意味着他一定会是男性(片中似乎并未出现雌性猛兽)······
这是编剧团队的疏漏吗?其实也未必,这样的设计或许不过是为了电影的喜剧效果不得已做出的妥协罢了。

动画风格的成功把握成了本片的一大两点。当然,此类动画的通病是剧情的单薄和俗套。至于本片的歌舞,则是乏善可陈,没有特别的出彩之处。Mandy Moore的几首歌曲不过不失,最后湖中的对唱也难称经典。

Disney以编织“王子与公主从此便在城堡里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的童话故事发家,却在如今创作出了这样一个令成年人也要掩面深思的政治寓言,作为一名普通观众的我看到了Disney的成长,也看到了Disney的野心。

然而这些都掩盖不了一个事实,就是虽然二维动画可能即将告别,但迪士尼的传统动画在新技术和新观众的面前依然拥有强大的生命力。

© 本文版权归作者  Sylein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奥门威尼斯人手机版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