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蝉脱壳,在残酷的现实中寻求些许安慰

作者:影视

或许是因为大名鼎鼎的美剧《越狱》珠玉在前,这部以越狱为卖点的电影承载了过多期待。抱着这种期待走进影院希望看到越狱电影版的观众或许会略感失望。总体来说,剧情中规中矩。既然是越狱,多少要动动脑筋体现出智商,为了做到这一点,史大爷在影片的前三分之二里很少动手打人。不过,既然这二位爷都出场了,让他俩全程都保持君子之风只动口不动手观众一定不会买账,导演照例在最后安排了火爆的plan B。虽然比不上敢死队的大场面,但保守估计,他俩这次也至少干掉了一个连的守卫。

  毫无疑问,《金蝉脱壳》是一部“好看”的电影,前半段精巧紧凑的越狱桥段设计加上后半段火爆的动作戏,且在同类型影片中最为关键的逻辑问题上并无太大的bug,故而在此基础上勾连起来的整一条情节链已经达到了优质类型片该有的标准。

如果用“精彩而经典”来评价《金蝉脱壳》还让人感觉意犹未尽的话,那至少算是恰如其分吧!整部电影从头到尾节奏紧促,结构严谨,思维缜密而且信息量丰富运用了不少百科知识让整部片都给人一种精雕细琢的感觉。虽然在落幕前几场戏显现出剧情上一些经不起推敲的瑕疵和漏洞,但这一点都不影响整体的精彩。
而史泰龙和施华星格这两位无比经典的老牌巨星一起联袂出演无疑让人忍不住为之奋亢,他们在片中除了回首往昔他们在荧幕画面留给人们的那些难忘超酷的形象作派之外,也颇有些新的亮点展示给广大观众。
而特别值得大赞特赞的是闪亮出彩的施华星格在这片中向世界展示了他绝对不是个只懂面无表情抱着机枪狂扫的肌肉壮男。除此之外他确实是个值得观众着迷追捧的优秀的演员,在那一场他在禁闭室里要吸引典狱长和所有人注意力的戏中,他充分显示出他精湛老道的演技,这部《金蝉脱壳》似乎也是施华星格目前为止唯一说出他家乡话(也就是德语)的电影吧。当然了很有可能这片还是他演电影以来台词最多的电影。
而作为史泰龙来讲,这应该是他继《破茧威龙》和《怒虎狂龙》之后第三部“越狱”题材的电影吧,而且在这部《金蝉脱壳》中,最大的看点和亮点就是史泰龙以一位以“越狱”为生的“职业越狱大师”的身份出现在镜头画面中,电影一开始他就以开门见山的紧促感和高端感直接抓住了观众。当然了,或许你看完整部片再回想的时候,才会察觉史泰龙的那些越狱手法其实都非常老套,但与此同时,你依然不会否认当你陶醉于影片精彩情节之中的时候确实牢牢的被这个似乎“无所不能”得有点不知天高地厚的“越狱大师”所吸引,乃至于非常想知道电影接下来将发生什么?难道是让这个“越狱大师”尝尽苦头之后明白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么?而且那传说中绝对插翅难飞的“活人墓”到底会是怎样一番景象呢?
好吧,其实当我们继续往下看,很快就能见识到这一处“终极监狱活人墓”的恐怖原来是一处不知名的大洋上的一艘巨轮。即便是从牢房里逃出去那又将怎么离开呢。相信不少观众在一边看电影的同时也会做一些设身处地的想象,如果自己是主角被关在这样一处监狱里的话,将怎样离开亦或是选择放弃,因为这很明显不是刘谦或者其他国际魔术大师的魔术。而且我们这点可怜的想象力实在是让人感觉丝毫没有见证奇迹的可能,那么结局史泰龙无疑是要带着施华星格逃出去的,这个充满悬念的过程无疑就是这片众多精彩之一。
而这里的精彩非常值得回味一番的是,片中从史泰龙演的这个“越狱大师”从踏入这个“活人墓”的那一刻开始,他就选择了放弃任务,这无疑在暗示观众,这终极难度的“越狱”绝对是不可思议且无法想像的。而且在这位“越狱大师”发现这座监狱周围的环境之后,他又一次一蹶不振的认为自己这回是绝不可能出去了,这里这样的剧情以曲折而递进的艺术手法把戏做得很足,这和史泰龙以往的那些剧情马虎得一塌糊涂的电影相比,这部《金蝉脱壳》简直是一步登颠!于是你或许不禁也察觉到这才是这位犹如活文物一般的明星名归实至的电影啊!
不过当你继续看到结尾,发现这个越狱的过程从通过一个六分仪定位打开缺口开始直到他们成功而狗血的逃出去,你或许会落寞的感慨其实这也没有多少技术含量,于是由此开始这片最后的部分就开始各自瑕疵毕露,经不起琢磨了。
不过我们根本没有功夫纠结这些,因为我们又要沉浸在带着超酷表情的施华星格抱起了那标志型的机枪狂扫的快感中。而当面瘫的史泰龙登上直升机的那一刻,小时候魂斗罗过关画面里的情节似乎一下子打开了记忆的大门,让人完全怀想于旧日在红白机的快来中忘记一切的美好时光。尽管那个时候的你我或许并不知道当时的史泰龙和施华星格到底有没有一起拍过这样一部以魂斗罗为背景的电影。但这不代表没人好奇这副电子画面中的两个壮汉究竟是什么人,而魂斗罗的制作者之所以有这样的设置也算是代表了当年千万影迷们内心对这两位巨星的期待吧。
说到这里想到一个趣事,记得在当年那个资讯相对于来说并不发达的时代,很多中国影迷其实分不清史泰龙和施华星格到底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然后很多人会把终结者系列里的施华星格误认为是史泰龙并且还在与人闲谈的时候为此争执得面红耳赤。
所以这部《金蝉脱壳》对于这些老影迷来说更是意义非凡的,因为他们总算看到了史泰龙和施华星格一起联袂演出的精彩电影,这也一定了结全世界范围内广大影迷们一个期待已久的心愿吧。
而要说起这片中一些富含寓意隐晦不明的地方,莫过于那位伊斯兰教毒贩老大了,他在这片中形象是很正面的,如今谁都知道美国从“911”之后就对这些“回回们”充满了偏见和鄙夷,以往很多好莱坞影视作品里,这种被关进监狱的“回回”按常理说应该是恐怖分子才对,可是此片中,这位为了兄弟成功越狱而献身的教徒不得不让人产生很多颇为意味深长的猜测和遐想啊……难道《金蝉脱壳》还打算从阿拉伯人的院线中狠捞一笔票房么?
如今的史泰龙和施华星格都已经是须发斑白饱经沧桑的影坛尊长了,他们难免让人产生:“廉颇老矣,尚能饭否?”的疑问,不过我们从这部《金蝉脱壳》中得到的是“老骥伏枥,壮心不已”的答案。虽然如今的电影明星不能和古代那些明星将军相提并论,但是不服老的他们那种敢于挑战自我突破自我精神确实令人感到励志而振奋。如果年龄是一座监狱的话,那么你敢从那里逃出去么?

我是在第一集播出快一个礼拜之后才看到第三季的。不知道为什么,我对这部剧的兴趣下降到了前所未有的冰度。这或许源于一种逆反心理:越多人谈论它我就越没兴趣。但也有另一种可能是,我不愿自己再掉在这几个美国编剧的小聪明里无法自拔。当然是小聪明。这个套路基本上是从前集找悬念,死命的破悬念,然后又设悬念,又破,大悬念套小悬念,小悬念里面再生小小悬念……只要愿意,一分钟搞它十几个悬念也不是不可能的。这样就回到质量上来,说实话,从第二季开始,《越狱》简直可以用“漏洞百出”来形容(这个我就不讨论了,认真看的朋友都能看出来,看不出来的上网搜索一下关键词“越狱的漏洞”)。这是非常伤人的。美国电视剧的播出制度竞争力极强,如果你的收视不高,说不定才放了一半就直接下掉,沉入海底吧。所以许多美剧都是一边拍一边播,反响好了再接着拍。所以里面存在着一个抢时间的问题,因此对于这么一部制作的像电影一样的剧集,没有漏洞才叫奇怪呢。说到这儿,我就要再提到一个背景,从各方面的信息来看,《越狱》在美国电视市场的待遇并不怎么样。收视极低不说,还几乎没被艾美奖提名过,简直边缘得不能再边缘了。我这样说,也不是想质疑中国这批热捧观众的观看素质。这批观众大多都是年轻人,他们无法接受真正反映中国现实的那些家长里短的剧集(中老年人却爱看),而是对离自己十万八千里大洋彼岸的美国文化推崇至极。我还是想说,我一点也没质疑中国这批热捧观众的观看素质。我得说,他们棒极了,他们对《越狱》的研究甚至可以达到了立学术项目的地步(包括“《越狱》热点分析学”,“悬疑构造学”,“监狱建筑学”,等等)。对这样的状况我想用一句话解释,那就是,中国年轻人向往的理想物质与当下客观的社会现实反差实在是太大了。大家除了在残酷的现实中寻求一小点来自“越狱”这种不靠谱的精神视觉安慰,也并无他求了。
    点到为止。我们还是尽力来谈谈《越狱》本身吧。前面说了,虽然我对这种不停的用小聪明绕悬念的方式有些厌烦,但并不妨碍我毫无受阻感地看完第一集。情节推进快,演员个个酷劲十足,暴力,死亡,催命般的配乐,仍然是典型的“越狱特色”。由于网络剧透的缘故,大多数观众都已经知道在这一季,迈克尔“终于”回到了监狱,并带领像马洪、贝里克、T-bag、以及新加入的一干强人,开始策划新一轮的越狱行动。这里我还是想回到美国编剧的能力上来。虽然在细节上已经没有了第一季那么严谨,但这帮人很明白观众要什么。观众要看越狱,那就给你们看好了。这种做电视商品的基本规律一旦被掌握并很好地实施出来,还怕那些无伤大雅的漏洞?所以如果条件允许的话(但愿它这季不会因为收视太低而被掐掉),接下去编剧们或许会搞出非洲越狱记,欧洲越狱记,亚洲越狱记,甚至南极洲……

史泰龙(抱歉实在是没记住在他在影片里的名字,本身外国人名就不好记干他这行的还用各种化名……)的职业设定是监狱安全管理专家,简单说就是被关进监狱里,再想办法越狱来测试监狱的漏洞,听起来比酒店试睡员还要神奇百倍。总之,他这次得学会思考,不能靠机关枪突突突搞定一切。至于施大爷,再次抱歉,作为本片的联合男一号,他的身份就像他那个拗口的名字一样,让人从头到尾搞不清楚,观众只要知道这家伙能文能武背景深厚就可以了。

    如果说将其看做一部类型元素丰富的动作片,显然这是一部在水准之上的佳作。但如若换个角度,从传统的越狱电影出发,《金蝉脱壳》却显得并不是那么接地气了,严格意义上,其并不是一部真正的越狱电影。其只是借了一个越狱电影的壳,而无越狱电影的魂。当然,这不是否定《金蝉脱壳》是一部精彩的类型片,创作者选择哪种角度作为创作方向本身并无优劣之分,这里只是想说明一下如果该片从传统越狱电影“接地气”的角度出发,其目前的故事框架及形式是否还能行得通,且是否有着更加精彩的可能性。

不知道编剧是考虑到观众的智商,或是史大爷的智商,还是自己的智商问题,电影里无论技术细节、人物设置、故事背景,都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糙。有些看起来很深奥玄机满满的台词,不知道编剧怎么写出来的,怎么就那么随便扔一边不管了。白瞎了观众在观影过程中猜测的种种可能,本打算到结束和编剧对答案,结果发现人家根本没打算圆这个场。片中设下的种种谜团,就像主角的越狱过程一样,反正最终逃出来了就好(这应该不算剧透吧),不要在意细节就是了。

    遵循一般的越狱电影,《金蝉脱壳》最大的不同体现在大背景的设定上,即影片主监狱的设定,编导为了给主角制造最大的难度,故意将监狱设置在了一艘船上,并让狱警带上面罩,让主角完全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带面罩的狱警加上完全封闭的空间显然可以为主角制造最大的麻烦,由此展开的故事便也更加紧凑有力度。但这样的设置也让监狱脱离了一般观众的印象,从而带来了一种疏离感,为该片带上了一点怪诞邪典的味道。这样的设定与其将其看成是监狱,倒不是将其看成是恐怖片《心慌方》那恐怖魔方的另类演绎。如果观众是带着寻找像看《越狱》、《危情三日》等传统越狱电影这样的期待来观看此片,可能多半会失望。监狱设定的“非现实性”让这部分观众找不到形成期待的依托,毕竟一切看起来都太“超现实了”,主角无论如何进行逃脱活动,这一切看起来都不像是在越狱,因为片中的监狱看起来不像监狱。一般来说,观众对角色进行认同原因之一是看到主角面临着与现实生活中一致的环境,这种来源于现实的环境带来的真实感会让观众更好地对主角认同,因此对于故事的投入度也便更高,故事对他们来说便也会更加精彩。《越狱》、《肖申克的救赎》虽然两部片子风格差别巨大,但两者都有一个极为现实的监狱设定,所以当观众看到主角们突破重重阻碍重回自由的时候,观众的震撼与满足感也就更大,真实的设定带来更加真实的越狱体验,在这一点上,《金蝉脱壳》的“超现实监狱”便落了下风。其带给观众的可能不是真实的快感体验,更多的是一种带有紧张感的猎奇。

归根结底,主角并非完全靠技术取胜,反派的贪婪才是最大的漏洞。只不过编剧再一次把贪婪的罪名随便安到了金融、高管、分红的头上…… Greed is still good。而且不知道是不是惯例,刻画大boss性格的时候总要加上那么一点点工匠情怀。@老罗

    其次,《金蝉脱壳》与传统越狱电影的不同之处便是主角的设定,《金蝉脱壳》中的主角除了熟谙越狱技巧,还拥有极高的武力值,这一设定很明显地便是传统动作片的主角设定模式,给人感觉像是麦克莱恩探长被扔进了监狱里,这也是为什么该片看起来像是一部任务定制版的《虎胆龙威》,人物的设定就是奔着动作片去的,不同的只是该片借助了越狱的形式而已。相比传统的越狱电影,如《肖申克的救赎》的主角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银行家,《危情三日》里主角则是个大学教授,《越狱》里的麦克虽然智商超群,但其也没有一拳爆掉大boss的武力值,《金蝉脱壳》里的史泰龙在这里显然离普通观众更远。观众总是希望能够与角色认同,将主角当作自己,这样当主角最终完成自己的目标,观众们的期待也被满足地更充分。《金蝉脱壳》里的主角设定离观众相对其他几部电影来说,还是有些远,其本身便具有的能力让越狱看起来少了些其他越狱电影中本就有的“逆袭感”。想想吧,看一个文弱的大学教授逃出美国最森严的联邦监狱总是要比看一个满身筋肉的硬汉拿枪冲出监狱要来得爽得多。

总体来看,虽说二位爷无论文戏武戏都欠那么一点火候,本片依然算是一部合格的爆米花电影。

     最后,该片主角的人物行动动机也比传统越狱电影要来得不同。《肖申克的救赎》里,主角是为了心中永远的自由而越狱,《越狱》里麦克是为了兄弟情深而越狱,《危情三日》里,教授是为了深爱的妻子而越狱。但在《金蝉脱壳》里,主角的动机则是:有人陷害我进了监狱,我他妈要冲出去揍扁他。这一动机倒完完全全是动作片风格。前三者的人物动机更具有原始情感,带给观众的认同也更大,《金蝉脱壳》在情感力度上自然也处于下风。

ps:首都电影院的亲,不用每次看我用招行卡都问一句:您确定只买一张票么,两张价钱一样的。每次都要淡定地回应只买一张,很伤的好不好。

    结合以上三点,便可以认为《金蝉脱壳》并不是一部真正的越狱电影,其是以越狱作为重要表现手段的传统动作片,且各方面制作也均属上乘。这本质上便是一部另类的《虎胆龙威》,亦或是弱化版的《空中监狱》。

本文由奥门威尼斯人手机版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